槿夕

【全员向】回忆你和你对象第一次喝酒

这里是男方视角


三舞

唐三:呃,我那个时候酒精呆瓜症犯了,提前倒了。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小舞喝完还是……好可爱。

唐三转过头(心想):下次小兔子喝酒的时候还是盯着点比较好。最好在喝醉前就带回家……

唐三(^v^) :……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奥荣

奥斯卡:喝酒?虽然荣荣很少饮酒,但她的酒量是极好的。她第一次喝酒的时候,居然说酒的味道好淡。

奥斯卡回忆中……

奥斯卡( ̄y▽ ̄)~*:不过,我和荣荣确定好了关系。我以后会天天给她洗衣做饭,给她生一堆娃……嘿嘿...


沐竹

戴沐白:小清喝醉的时候真可爱。我之前交过一百一十个女朋友,虽然小清不是里面身材最正点,脾气也不是最好的,但是我心里只有小清。

戴沐白Σ(っ °Д °;)っ:怎么后面有点冷?竹...竹清!你怎么来了?!那什么...我可以狡辩,啊不,解释!你听我解释!

戴沐白:啊!!!

戴沐白卒。


俊香


马红俊:哦第一次喝酒啊。小麻雀的酒量差的要命刚喝了半壶的时候脸上就红扑扑的(有点可爱)。结果两壶酒喝得差不多了以后这小妮子突然站起来,在城墙上跳过来又跑过去,差点没掉下去!最后还是我给她背回去的。

马红俊:之后家里的酒我基本上都藏起来了,连含酒精的饮料都藏好了。省得在我不在的时候喝醉了又做出什么危险举动。

马红俊:啥?!她说她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呵…呵呵……她最好永远也不要知道。





临时性的短篇就这样吧。想要看女孩子的可以点击这里女方视角 。

你祭给天下,我祭给你

琅山之巅燕羽阁

 

“阁主,史莱克城凤凰斗罗求见。”


白沉香:呀,又来啦。这次是什么事情呀?

马红俊:我就不能是仰慕阁主风采,求见一面吗?

白沉香:你哪次过来不是有所求?我这燕羽阁里的绝密情报你都知道了不少吧。说吧,这次你想要知道什么呢?还是想些什么东西?

马红俊:我来借可以打开修罗城杀戮秘境的密钥。

白沉香:好。


几个月后


马红俊把一只落灵蝶带来。

马红俊:我千挑万选选了这落灵蝶,此蝶飞舞时会有珍贵灵力粉末落下。当作平时赏玩的灵宠十分合适。

白沉香看了看在笼子里挣扎得乱飞的灵蝶。似乎想起了什么。

白沉香:这落灵蝶是你是师父的爱宠之一吧?你是怎么劝他的,‘我要拿您的心头好送人’?

马红俊眼神游离:那个…我...我偷的……

白沉香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好,我收下了。”


又过十年

引路人:根据阁主吩咐,请阁下去阁主住的小院。

马红俊在引路人的带领下来到了白沉香的卧房。

马红俊:这……这么突然的吗

房内虽轻纱掩盖,但能隐隐约约透出床上之人曼妙的身姿。透过轻纱马红俊看到白沉香的身旁有人。

她床上的是谁?这个问题在马红俊的心中如细小的石子掉入水泛起阵阵涟漪。

白沉香轻轻拂开床缦,一只手指轻按唇上,示意马红俊噤声。

“嘘,小声点。她睡着了。”

马红俊这才看清白沉香床上的是一只十万年青鸾化形的小女孩。他这才在心里长舒一口气。

【议事堂】

“这次你想借什么?”

“缚龙索”

“缚龙索?纯种的龙族就剩那么几个,他们长年隐居,性子也淡了。你要缚龙索做什么?”

“请龙族帮忙。”

“拿缚龙索请龙帮忙?你这人真有意思。”

白沉香把缚龙索交给马红俊。

“给,小心点,要还的。”

马红俊一步步向外走,白沉香一步一步地跟上去。

“阁主不必送我。”

“哦,不是送你,是想再多看看这缚龙索,毕竟…以后可能就看不到了。”

马红俊:……


又过了几年


白沉香看着又一次上门的马红俊,已经有些见多不怪了。

“这次不求宝物,只想向阁主借一个人。”

“谁?”白沉香有些好奇。

“你。我来请阁主下山,随我入世。”

“当真?”

“当真。”

“好,我随你入世。”

马红俊似乎没想到白沉香答应的如此干脆。

“为什么不问?”

“因为我相信你。”

“那作为求这件事情的代价。你要什么,我都会倾尽一切去做。”

白沉香走到马红俊面前。

“那么...我要你平安无事。”

又过去了数十年

“报——凤凰斗罗求见。”

“是你?事情不都已经解决了吗?你还想要些什么?”

“此番前来,不求任何事。我仰慕阁主风采。上得山来,求见阁主一面。”

最后一面吗...白沉香心里很清楚,却没有说出口。

“你见到了。”白沉香目光柔和的看向马红俊。

“嗯,我还想多多看一会。”马红俊也一直温柔的看着白沉香眼神从未从她的身上离开。

“好看吗?”

“好看。”

“看够了吗?”

“还没有。”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

“即然阁主不允许了,在下就走了。”

“你走吧。”

马红俊转身正要离开,白沉香却叫住了他。

“你无所求,我却有东西要送给你。”说罢,白沉香拿出了一件法宝。

“这是...什么?”

“聚魂灯。”

聚魂灯,永世长明。灯芯聚神,灯身固魂。一个保留神识,一个凝聚灵魂。生生世世不灭不散。

“我保你神识不灭,灵魂不散。把它练进你的血肉里吧。你的血肉即为神器。以你的修为,一定可以的。”

“...那下一次来见阁主少说也是几十年后。可能会变得很丑。阁主不要把我拒之门外啊。”

“嗯...那不太行。”

“也有可能是个小动物”

“要是可爱的话,就放你进来。”

_________


“你疯啦!你要去给他挡劫?这些修为不要了,命也不要了吗?!”青鸾冲着白沉香喊着。

“怎么能呢?存了私心的。他会记得我。会记得曾经有人在他的过往里出现过。”白沉香伸手顺了顺青鸾的毛。

“就为了这个。你修为比我还强。我还以为你是为了天下苍生。结果就只是为了这个。为什么啊!”

“是为了天下苍生没错。这个只是顺便的。没关系,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也对,反正人类迟早会死。那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修炼的比你还强。”

……

“好,那就说定了。你帮我进去。这里的宝贝你随便挑。”

“你一定要回来,以后一定要再见到我哦。拉钩。”

“好,拉钩。一言为定。”

__________


“红俊最后一部分你真的没问题吗?”唐三等人看向马红俊。

“逆天之事,必有惩罚。这是天谴,只怕还有形神俱灭的风险。仅凭借凤凰的涅槃之力还不足以与天道抗衡。”奥斯卡担忧地说到。

“不会有事的,我还有这个。”

马红俊拿出聚魂灯,六怪皆是惊叹。

“聚魂灯?!传闻此物可以保住一个人的神识,哪怕魂飞魄散都可以重新凝聚。如此加上你的凤凰之力,成功的几率会大大提升。”

“世间居然还有此等宝物。”戴沐白不禁感叹。

“嗯,这样也就不用担心他会形神俱灭。毕竟只要灵魂还在他就可以重新涅槃,”朱竹清再三思虑道“但凤凰涅盘途中若是被打断了,只怕就复活不了了。”

“但此时已到关键,恐怕找不到有足够的实力又值得完全托付的人呐。而且机会就这一次,妖族内的主战派已是虎视眈眈。”宁荣荣面色沉重。

“唯今之计,只能是阵法一旦完成,所有人立即向红俊所在的方向赶去。”

随后七人分散赶往不同的地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法阵开启,一时间天地骤化。

看着天地异变,马红俊知道天劫要来了,只要扛过天劫,阵就成了。

通往祭坛的门缓缓打开,白沉香走到阵眼将手放在马红俊按在阵眼的手上。

“舍身祭阵,是为挡劫人。”

马红俊的手抓住白沉香的肩膀,“你疯了吗?!这可是天劫,快出去!快离开这!”

白沉香轻轻按住马红俊,

“聚灵阵,人祀,天劫,我猜对了。”

“快松手,松手啊!”

“阵启了,回不去了。世间动荡,你邀我下山。谓之平定动乱,还尘世安宁。可你和你的同伴想要的不是一时的安稳。你借密钥在杀戮秘境拿到了阵石,利用龙脉收天下灵力为阵法提供力量。最后再以天地为引你们为阵眼献祭此生。在这其中你的灵魂也会成为阵眼能量之一,对吗?”

……

“你应该很清楚吧,我予你聚魂灯。阵成,凝魂化劫。阵毁,来生可期。但既是天降神罚。天道祂又怎会给你涅槃的机会?再者以天地为阵,改变现世命运,哪怕你扛过神罚。最后也因而灵魂破碎。不得善终,不得解脱”

“对...这是我的决定。我的选择,我来承担!可这不应该牵扯上你的。你不该来的。”马红俊紧握着白沉香的手,腥红的眼眸盯着白沉香。

“你想做的事情,我一定帮你实现。你想要的东西,无论是什么我都会给你。”白沉香握起马红俊的手,眼底如水般温柔,好像要溢出来一般。

滋滋        电火花在白沉香周身闪过。

“可我什么都没能给你啊”

“不,你已经给。这次我要你好好活下去。”白沉香松开了马红俊的手。

“逆天行事,强行改变现世的运。天降神罚,这是你无法避免的死劫。我愿意,为你挡劫。”白沉香的衣裙被风吹起,仿佛她本就不存于尘世,不沾染风尘。

轰隆一声,天雷落下。

“……如果你要祭给天下,那我祭给你...”

白沉香的身体渐渐消散。马红俊想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白沉香最后握住马红俊的手,轻轻触摸他的脸想要擦掉他的眼泪。

“我六根不净,神识不清。出不了世,修不成仙。心中有欲,有所求。再无法清修了。”

“不!这...不值得。”

白沉香贴近马红俊的脸轻轻亲吻他

“值得。”

天雷降世,魂飞魄散。白沉香灵魂消散于天地之间,再不得入轮回。

聚魂灯,永世长明。

灯芯聚神,灯身固魂。

“聚魂灯,还有聚魂灯。”马红俊喃喃自语。伸出手生生将身体刺穿,从体内取出聚魂灯。

“不过是血肉而已,这些根本不算什么。把她还给我!把她的魂魄还给我。”马红俊冲天大吼,利用魂力强行收集白沉香的魂魄碎片落入灯中。

“只要把灯和魂魄炼在一起,就可以送你进轮回了。”马红俊回想过往种种,咬紧牙关,将拳头重重锤在地上。“你知道,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去送死。”


马红俊很清楚。入了轮回,重新转生之后的白沉香已经不再是白沉香了。就算是同一个灵魂,也不是同一个人。

他再也见不到她了。

                                                                                        

1.我写的确实挺烂的,请不要吐槽的太狠。

2.拒绝催更

3.关于感情线问题,内容在补写中˃ʍ˂


童言无忌(俊香篇)1

这是马红俊和他闺女的一段对话,香香客串。

临时赶文,写得不好,请多谅解。



夜深了,这次轮到马红俊哄白希羽睡觉了,睡觉前白希羽拉了拉马红俊的衣角。

马红俊不解的转过身问:怎么了?

白希羽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爸爸,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马红俊有些疑惑但还是回答了:可以,你想问什么?

白希羽好奇地打量马红俊:爸爸,你当初是怎么追到妈妈的?如果你不回答我,我会睡不着的(*'へ'*)

马红俊摸了摸她的头:那是你妈妈敲诈我,让我赔她嫁妆。是她先追我的~%?…;# *’☆&℃$懂了吗?


马红俊正在女儿面前展示自己的魅力,殊不知,

白沉香就正门外听了一清二楚{马红俊(ꐦÒ‸Ó)你个老六,等一下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白沉香在门外握着拳头,发出“嚓嚓”的声响。


可...可是他们说你当初说要娶妈妈的时侯,被妈妈连打了七十五巴掌...最后扑街了。

马红俊Σ( ° △ °|||)︴:这是谁告诉你的?尽瞎说。

白希羽:奥叔叔啊,他说妈妈打你的时候超级生气的。

白希羽从床上跳起来一边描述一边比划着奥斯卡表演给她看的动作。

马红俊(`ι _´メ){奥斯卡!!!你死定了。}:别听他瞎说。你爸我魅力大着呢,想当初追我的人排满了整条小吃街…

白希羽(*ŐŐ*):奥叔叔说那些都是小吃摊的摊主。

马红俊•᷄ࡇ•᷅:……那是嫉妒,绝对是嫉妒。

白希羽o( ❛ᴗ❛ )o:还有你之前老是和妈妈吵架。小舞舅妈说如果不是外曾祖父的话,你压根娶不到妈妈。唐三舅舅还说像你这样的容易孤独终老。

马红俊默默咽下差点喷出去的老血(ꐦ°᷄д°᷅)。

而沉香在门外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

白希羽٩(ㅇㅅㅇ)۶:还有,还有戴伯伯说那个时候大家都成双成对的,只有你还是个孤家寡人。他好担心你找不到老婆呀。荣荣阿姨也说你智商情商十年如一日。不知道为什么竹清阿姨说爸爸是直男癌,活该单身。

马红俊{你们这群损友,一个两个的都跟唐小三有样学样。(ᇂ_ᇂ|||)}


                                         

【议事堂】

正准备回去的唐三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

唐三:啊啾,是谁在背后骂我了吗?

小舞:哥,你是不是感冒了?

                                         


白希羽('◡'):明明爸爸变身的时候很会撩人,但是平时真的好直男啊。妈妈倒底为什么会答应爸爸的求婚呢?

马红俊:啊?!这个嘛,呃...


在门外偷听沉香实在忍不住了从门口进去。

白沉香:咳咳,该睡觉了哦。小孩子要早睡早起才能长得高。至于其他问题明天再让爸爸回答你,好吗?

白希羽⸜₍๑•⌔•๑ ₎⸝:好~

等出了女儿房间后,白沉香立刻为其布下了一个魂力结界屏蔽外界的声音。

白沉香黑着脸走到马红俊身后,把手拍在马红俊的肩膀下。“哎呀呀,某人之前撩妹撩的很开心呀?”

马红俊只感觉到身后一凉{啊,完了Σ( ° △ °|||)︴}

“啊!!!”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夜晚的寂静。惊动了不少还在修炼的魂师,在得知这是马红俊的叫声时,他们对马红俊和白沉香的争吵已经见多不怪。于是就各做各的去了。

敏堂外的一个小土坑里,一块石头砸下,正好砸晕了马红俊。看门的守卫过来瞅了一眼,感叹马堂主又作死了。第二天早上,马红俊才灰头土脸地从土坑里艰难爬出来。

奥斯卡😂:哈哈哈,傻胖你怎么埋坑里了。

宁荣荣😒:大概是又惹香香了。

朱竹清😐:活该。

“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啊。(⊙o⊙)”唐三把马红俊从坑里拉上来。

“还是不是因为你们!!!学啥不好?学唐小三见缝插刀。”(ꐦ°᷄д°᷅)马红俊气得火冒三丈。

唐三( ̄ー ̄):怎么哪哪都有我

小舞(;`O´)o:胖子,你胆肥了!怎么说话的呢?

马红俊(ꐦ°᷄д°᷅):你们都跟我闺女胡说八道些什么?!!谁会孤家寡人啊……

这时候众人才想起,上一次做八卦采访的时候,好像说了不少马红俊黑历史给白希羽听。

其他六怪(=_=|||):啊,今天天气真好。是吧

马红俊(╬◣д◢):少转移话题...

“爸爸!”白希羽从远处跑来,兴奋的挥手手。

马红俊(=_=!!!){完了}

白希羽✿✿ヽ(°▽°)ノ✿:昨天晚上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你呢!

马红俊转身就跑。白希羽在他身后穷追不舍,边追边喊“爸爸别跑!我还有很多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马红俊Σ(っ °Д °;)っ:那是你妈妈答应的!别找我!

马红俊正展开翅膀打算空遁,结果白希羽奋力一跃挂在马红俊的身上,马红俊想空遁跑路也没用了。

马红俊T-T{说好的,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呢?漏风了吗?}

其余六怪就站在旁边看热闹。

白沉香ƪ(˘⌣˘)ʃ:该。

                                  




注意:接下来6月之后,本人会不定时更文。请不要再意和催更。我只是没灵感,想在冷圈躺平。有灵感的时候,我一定会努力更文的。

又是想在冷圈躺平吃粮的一天。

{跪求原谅✌︎( ᐛ )✌︎}

斗罗漫画62册的封面是俊香哟

斗罗大陆春节12H ‖20:00 小日常2.0


除夕-春节  12H  第五棒


上一棒@草莓味的冰淇淋奶昔 


下一棒@阿狸flaking 



马上要过年了,史莱克众人是怎么过年的?我们来看看吧。


【唐门】

马上就是除夕了,唐门各堂也已准备迎接新的一年。而小舞和荣荣她们一时兴起决定在除夕夜做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唐三他们听到这个消息时,内心是强烈拒绝的,奈何自己是个妻管严、妻奴。于是他们在不安中紧锣密鼓地准备过年。


腊月二十三——制作灶糖


白沉香将熬好的糖糊摊放在案板上,撒上芝麻仁儿,像擀面条似的把糖糊擀成片片,再用刀切成一条一条的。做完之后沉香打算去看一看自己的海棠梅花糕好了没有。

“马红俊,这个芝麻糖是大家一起吃的,别偷吃哦。”在得到马红俊的再三保证后,白沉香暂时去了隔壁小厨房。

“不偷吃,小爷可以光明正大的吃。”马红俊一手一个芝麻糖吃的不亦乐乎。突然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好吃吗?”马红俊战战兢兢地转过头发现了一脸核善的白沉香。


腊月二十八——打年糕中


“嘿,哈,嘿!”欧阳孙正在打年糕中,旁边帮忙的是奥斯卡。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帮你们打年糕?”欧阳孙对于自己过年不回海神岛,而在这帮这群人干活的事情,他很不理解。

“不要在意细节,你明天回海神岛带的土特产什么的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奥斯卡笑嘻嘻地回答。

“哇,看着好有趣呀!哥,把你的锤子给我。我也要打年糕。”小舞伸手就向唐三要昊天锤。

“…小舞,这...你还是等会做年糕吧。”唐三对于小舞伸手要昊天锤打年糕的情况有些不知所措。

“哥~,不可以吗?我就去玩一会,好不好嘛~求你。”小舞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向唐三撒娇。最后唐三还是没能拒绝小舞的要求,只能宠溺的把昊天锤给了她。

“好耶!三哥最好了。”小舞拿着昊天锤,蹦蹦跳跳的去打年糕了。

等小舞打完年糕后,唐三把年糕做成了一只只可爱的小兔子的形状。


辞旧迎新贴春联


“奥斯卡,字贴的有点歪了。”宁荣荣指挥着奥斯卡贴对联。奥斯卡站在凳子上左比右划终于把字贴好了。


“再往左边走一点,走多了,回去些。”朱竹清坐在戴沐白的肩膀上挂灯笼。戴沐白照着竹清说的调整自己的站位。灯笼挂好后两人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作品。

宁荣荣:小清你看这些玩偶很可爱吧。尤其是这个小老虎,比某人的武魂好多了。

戴沐白:切...竹清你看这只小猫咪和你一样可爱。

朱竹清:嗯,就像这只老虎跟你一样蠢。

宁荣荣:噗,哈哈哈。

大年三十——团圆饭


朱竹清:鲤鱼要怎么处理?生的也能吃吧。

宁荣荣:佛跳墙的材料好多呀,全部丢到锅里煮就可以了吧?

小舞:这道菜糖放多少?一碗够吗?

白沉香站在旁边不禁为戴沐白他们捏了把冷汗。


听着,厨房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戴沐白他们有些坐不住了。

奥斯卡:小三想想办法啊!(oAo川) 

适时传来马红俊一声哀嚎:拜托大小姐们,出去等饭吃吧,别祸害我的厨房了!

结果马红俊被沉香她们瞪了一眼,随即扔出了厨房。看到此情此景,戴沐白和唐三放弃了。

不久之后,菜就上齐了。菜品的外表意料之外的好呢。但弥漫在菜上面的那股不明的气息。还是令唐三他们不寒而栗。

朱竹清:味道怎么样?

戴沐白:当然...非常美味。对吧,小三。

唐三:…对……

宁荣荣:小奥快尝尝这个,我煮了好久的。

奥斯卡:好...好的。

晚饭过后,戴沐白因吃了竹清没有处理好的鱼,胃出血而进了医院。奥斯卡也因为吃的太过“滋补”,一起进医院了。


天斗城街道上


“小哥哥,带着你的女朋友品尝本店的招牌菜麻辣兔头吧。恋人面对面坐着吃兔头代表着我爱你。而且新的一年里面吃兔子会红红火火呦。”一个饭馆的服务生热情招呼着唐三和小舞。

小舞:吃……兔头?!Σ( ° △ °|||)︴

唐三委婉拒绝了热情的服务生。抱着石化小舞快步离开。

唐三:还是回家“安抚”一下我的小兔子比较好。


👇🏻

“吃完这个,再去城楼正好能赶上跨年的烟火。”白沉香拉着了马红俊到一处小摊前面。

“老板,请给我们来两份三大炮。”

白沉香吃着三大炮,转头对马红俊说“这个可好吃了,快尝尝。”

忽然,马红俊亲上了白沉香吃到了她嘴里的三大炮。白沉香的脸肉眼可见的变红了,马红俊却吃的津津有味。“嗯,确实很好吃。再来一个吧。”

白沉香又羞又气,一边打马红俊一边指责他怎么可以这样子无耻。

目睹了一切的摊主:我明明只是摆个摊,为什么还要被撒狗粮。(此为摊主的无声抗议。)






注:实在是抱歉写的这么水,这么烂。我实在没有太多的灵感。最后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万事顺利。